雪域爬山匠

来源:经济日报 发布时间:2016-11-30 22:01 分类:人物形象 浏览:2396 评论:0 点赞:1
“西藏的每一座高山都让人心生敬畏。每当我想到这片广袤土地下蕴藏的资源,想到自己可以为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就激动得睡不着觉。”回想起初入西藏的情景,唐菊兴难掩兴奋之情。

唐菊兴在岩芯库指导工作。代 玲摄

“西藏的每一座高山都让人心生敬畏。每当我想到这片广袤土地下蕴藏的资源,想到自己可以为国家的发展作出贡献,就激动得睡不着觉。”回想起初入西藏的情景,唐菊兴难掩兴奋之情。

52岁的唐菊兴是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区域成矿规律研究室主任。自1995年首次踏上西藏,他就与雪域高原结下了不解之缘。20多年间,从三江源头到雅鲁藏布江,从冈底斯山脉到阿里地区,广阔高原上,到处留下他矫健的身影。他和团队在西藏开展了1:5万、1:2.5万、1:1万、1:2千地质填图,开展了化探异常的三级、二级查证等全部勘查评价过程,积累了丰富的野外第一手资料。

“说起西藏的山山水水,唐老师真是一个‘西藏通’。在他的帮助下,我学到了很多东西。”曾跟随唐菊兴一同勘测,如今已成为单位骨干的鲁茸益新说,“特别是唐老师的敬业精神,让我深为敬佩”。

唐菊兴的工作区域大多在4500米以上的高海拔山区,条件十分艰苦。但20多年来,他每年都在野外长期工作,最长的一次,在工作区连续驻扎200多天。

2006年,唐菊兴开始主持甲玛沟地下资源的勘探评价工作。为早日揭开甲玛沟地下神秘的面纱,他和团队一刻也不敢懈怠。尤其在科技攻关最为重要的2008年,他不顾天寒地冻,于当年3月份就进入青藏高原,起早贪黑地忙碌了大半年。值此攻坚克难之时,家里突传噩耗:卧床一年多的老父亲病逝了。远隔千山万水,唐菊兴最终未能来得及赶到病榻前与父亲告别,这也成为他多年野外工作的遗憾。“我把这种遗憾和自责化作了前进路上的动力——唯有尽职尽责,才可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唐菊兴说。

繁重的任务,巨大的压力,都压在唐菊兴身上,让他苍老了不少,满头银发、胡茬花白。在青藏高原从事野外地质工作随时可能遇到困难和危险,更加让他时刻揪心。作为团队的主心骨,他不仅要承受来自技术难题的压力,更要为队员、学生们的安全负责:在取得勘查进展的同时,要保证大家安全回家。

如今,西藏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内地相比,仍存在很大差距,更别提以前了。就拿过河来说,在青藏高原都是个技术活。

“上世纪90年代,高原山区深处的小河沟上几乎没有桥梁。因此,我们过河经常是靠越野车加足马力,一口气冲过去。在湍急的河水中,汽车很容易熄火或者被石头卡住无法前进。这时,就需要有人下河去把钢缆挂在被困车辆上,再用另外一辆车把这辆车拉出来。”唐菊兴回忆起当时过河的“技术细节”。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都是他下到冰冷刺骨的雪水到河中央把钢缆挂好。

20多年来,在这世界屋脊上,20米就有一个测量点,100米就是一条线,唐菊兴和团队硬是用双脚丈量了下来,圆满完成了各项工作。

在艰苦的环境中,唐菊兴坚韧不拔的精神也深深影响着团队的成员。

“唐老师经常告诉我们,地质工作就是要吃得苦、爬得山,只有当好一个合格爬山匠,掌握第一手资料,才有发言权,有创新的可能。”唐菊兴的学生王豪说,在老师的带动下,他已经在西藏工作了好几年。

唐菊兴现身说法,言传身教,学生们感同身受,也奔走在青藏高原上,从事着“上山扛设备、下山背石头”的科研工作。

多年来,唐菊兴为我国西藏的地质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近几年,他还利用西藏甲玛科学研究基地为西藏大学等高校开展教学培训,为当地人才的培育作出大量努力。在实际工作中,他十分注重培养藏族技术人员,很多跟着他在野外工作过的藏族同胞都已成长为技术骨干。自2014年以来,他还连续为人社部组织的西藏高层次地质人才培训2期学员共计120余人,为西藏地质六队、西藏区域地质调查大队等地勘单位培训技术人员200余人次。

不仅如此,唐菊兴还注重带动企业进行科研储备。

在西藏一家企业的岩芯库内,分门别类地整齐摆放着25万米岩芯。在唐菊兴和团队的悉心指导下,该岩芯库的管理非常标准,是我国目前保存最完好的岩芯库,对地质科研将起到重要作用。

跋涉在世界屋脊,唐菊兴常自喻为快乐的爬山匠,背着行囊不停地为祖国找“宝藏”。为国家找到一个“宝藏”后,归宿肯定是下一座高山、下一个“宝藏”。(代 玲)

精彩评论